74岁老人目睹儿女被山洪冲走:生死不明想哭哭不出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6300

(原标题:暴雨下,74岁老人目睹儿女被山洪冲走:我紧紧抠住墙壁,逃过一劫)

“娃儿呢,你们在哪儿哦?”

8月12日上午,雅安市芦山县龙门镇王家村,74岁的李本兰重新回到被冲毁的家前,大声地呼喊着儿子和女儿的名字。

8月10日晚至11日凌晨,暴雨袭击了雅安市芦山县龙门镇王家村,山洪爆发,将大量乱石和杂木冲下来。当地县、镇、村以及帮扶该村的党员干部,不顾个人安危,抢救伤员、转移群众。

在这场山洪中,李本兰的39岁的儿子和40岁的女儿被洪水冲走,李本兰紧紧抠住墙壁,逃过一劫,至今,她的儿女尚未找到。

盼望儿女平安回来的李本兰一闭上眼,就会想起儿子和女儿,她不只一次地懊恼,“当初要是带着儿女爬到更高的地方,他们就不会被冲走了。”

↑李本兰坐在被洪水冲毁的屋前讲述惊魂一刻

半夜险情

一夜暴雨,门前那条河“改了性子”

屋里倒灌的水越舀越多

8月10日晚,雨一点点大了起来,女婿和儿子没在家,只剩自己、40岁的女儿以及39岁的儿子在家,李本兰早早地就睡着了。

老伴几年前去世后,入夜,李本兰几乎都睡得比较早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,李本兰被电闪雷鸣惊醒,听到从屋外传来河水拍打的声音。

李本兰家住王家村,周围环山,是个相对开阔的平坝。屋外,是一条叫大堰河的小河流。往年夏天,大堰河水很清澈,水流缓慢,常有村民在这里玩水乘凉,李本兰和40岁的女儿、39岁的儿子也曾下水纳凉。

不过,只要有暴雨,这条河就会“改性子”,浑浊湍急。

李本兰在这里生活多年,知道情况,正准备起身看看情况,就听见儿子叫她:“妈,水倒灌进屋里了,我们起来舀水。”

因为下雨,晚上十二点左右就停电了。李本兰摸黑出了房间,看见儿子和女儿站在堂屋大门两侧,拿着家里桶使劲将堂屋的水往外泼。一桶又一桶,但屋里的水不见少,反而越来越多。

“我看了看时间,这时候是半夜一点半。”屋外大雨如注,李本兰心里七上八下,雨下得这么大,屋里的水能舀得完么?

洪水袭来

几秒钟时间,门外儿子女儿被卷走

她紧紧抠住墙躲过一劫

十多分钟后,儿子发现情况不对劲,扯着嗓子喊,让大家赶紧出去,房屋快塌了。

“一大股洪水一下子就来了,荡得人站不稳。”李本兰说,“儿子和女儿拉着手摇摇晃晃地站在堂屋门口,儿子伸出手来想牵我,但洪水越来越高,我的腿脚不方便,在水中行走更加艰难,只能扶着墙一点一点往屋门口移去。”

洪水荡起来,让人一晃一晃的,李本兰正艰难地移动着,突然一股猛烈的洪水冲了过来,屋门外的儿子和女儿立即被卷走。几秒钟时间,他们消失在洪水中。

李本兰喊了几声儿女的名字,但没有回应。李本兰说,“我以为他们出去找了个地方,安全了。”

洪水继续荡来荡去,将李本兰冲倒,她呛了几口水,身子随着洪水撞在屋内的沙发、桌子上,她紧紧抠住堂屋里的墙壁、沙发等,才没有被洪水卷出去。

脑子里一片空白,甚至来不及悲伤,李本兰本能地拼命呼叫“救命、救命”,可周围黑漆漆的,洪水的哗啦声、刺耳的雷鸣声,将她的呼救声吞没。

怎么办?李本兰以为,自己也会被洪水卷走。好在洪水没有之前那般大了,李本兰摸索着慢慢站了起来,扶着墙砖,一步又一步,终于来到百余米之外的隔壁小叔家。

生死不明

自责该早点带儿女到高处去避险

“我想哭都哭不出来”

一路上,都没有儿女的身影。

李本兰赶紧敲开门,小叔他们一家正在清理家中的洪水。

听到李本兰的呼救,他们赶紧放下手中清理洪水的工具,出来将李本兰扶进屋。还没坐下,李本兰就紧紧抓住他们的手说,“儿子和女儿都被洪水冲走了,赶快去救救他们。”

大家都很吃惊,赶快打着手电出了门,但屋外漆黑一片,河水咆哮,没有人敢下水,大家只能在屋子周围找了找。

回到屋时,李本兰赶紧上前去询问,看着小叔他们不说话,只摇头,李本兰觉得身体一下子就空了,一点力气也没有。

要不是小叔他们搀扶着,李本兰就瘫在地上了。

“我想哭都哭不出来。”李本兰说,“我想记住(儿女被卷走)的时间,问小叔几点了,他看了看时间告诉我,已经半夜三点多。”

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拿出来,本就不结实的木房子,在洪水的冲击下,也垮塌了大部分。“我好后悔哦,当时屋子里进了水,我就该带着他们到更高的(房顶)上去嘛,还舀啥子水哦。”李本兰说,“我宁愿被冲走的是我啊。”

↑说起现在还没找到的儿女,李本兰很难受

最让李本兰伤心的是,40岁的女儿嫁到雅安,因为肺上有问题,在成都做了手术,大约一个月前才回娘家休养,都以为女儿会慢慢好起来,谁曾想,发生这样的事。

雨下得太大,到小叔家后,李本兰不敢乱跑,只能等着救援。

天快亮时,雨停了。这时,李本兰听到屋外有人大喊“有没有人?这里已经不安全了,要迅速撤离到村委会。”

听到呼声后,李本兰大声地回应着。

“几个分别穿着制服的年轻小伙走了进来,立马问我有没有受伤。”李本兰摇摇头,告诉他们自己腿脚不方便。

于是,穿着警服的小伙子背着李本兰缓慢地蹚过淤泥,把她送到安全地带。

↑救援人员带着一位老人从王家村的小河边经过

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村民,都是救援人员挨家挨户搜救出来的。

“你家是啥情况?”“两间屋被冲垮了,东西一样也没带出来。”“又是打雷又是暴雨,一夜没睡,还受这么大的灾害,造孽哦!”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自家情况。

李本兰回头看看被冲垮的房屋,想着还没下落的两个孩子,悄悄地抹了抹眼泪。“晓得我那两个我娃儿现在是死是活哦。”

半个小时后,在消防人员的带领下,李本兰等人顺着村里这条叫大堰河的水沟往村委会走去。她看见,8月10日晚的暴雨,猛烈的洪水冲毁路基,开辟出新的河道,洪水冲到村里。

回屋探寻

儿女仍失联,希望会回来找自己

“想到这些,心口就好痛”

↑李本兰

8月11日上午,李本兰被相关部门送往安置点,干粮和棉被都有。随后,李本兰又被民政部门送到条件更好的旅馆里进行安置,民政部门还给她买了一个手机,方便和家人联系。

得到消息后,女婿赶了回来,看着倒塌的房屋,女婿悲痛无比,放声大哭。李本兰只能不住地抹泪,后悔不已。

8月11日晚上,李本兰只要一闭上眼睛,就会想起儿子、女儿……一晚上都没有睡着。她说,想到这些,心口就好痛。

8月12日,雅安市芦山县王家村村支部副书记熊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李本兰的女儿出嫁在雅安,这次是回娘屋。儿子一直没成家,暴雨导致李本兰的儿女失联,虽然一直在搜救,但遗憾的是,目前,两人都还没有找到。

“李本兰一有时间,就问我们,‘找到没有’。”熊伟说,今天早上还在问。

↑洪水后,王家村满目疮痍

安置李本兰的旅馆距她被冲毁的家有十多公里,开车也要20多分钟。8月12日一早,李本兰就决定回老家看看。

道路上的淤泥还没有清理完,她走了一截路,又搭了一段的车,差不多1个多小时才到。但,家早已不是原来的模样。

站在老家处,她大声地喊了几下儿女的名字,“万一他们找回来了,听见我喊他们呢?”